青云“内讧”:双币基金并行的困扰

2014-07-15 09:56:04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21世纪经济报道 “我们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已经分家了。”

  7月初,一位原青云创投旗下人民币基金的员工程晨(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今天,他已经变为义云清洁基金的员工。

  因为从2013年11月开始,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团队带着基金和项目独立了。而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此后更名为“义云清洁技术基金”(以下简称“义云基金”)。他们并未向外界宣告此事。

  本报记者就此事,第一时间询问了青云创投的几位合伙人。

  原青云创投人民币基金合伙人徐政军默认了此事:“青云发展壮大了,人民币业务和美元业务做了个分拆,互相协作,共同发展。”而青云创投董事长叶东则对此事保持缄默。截至本报发稿时,未接到他的电话或短信回复。

  2011年7月,本报刊发《双币PE基金生态调查》,当时叶东接受采访,谈及“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有点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区别,看起来都有车马炮,实际上的游戏规则和业态都不同”,而实际上,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是不同团队来运作。

  而仅仅两年多时间,青云创投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各奔东西。对于青云创投来说,这一变故是偶然现象,还是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因DNA不同而难以并行的必然?

  人民币基金LP、GP揭竿而起

  青云原人民币基金团队,带着基金、项目和LP,从青云创投独立出来?

  原青云创投人民币基金另一位合伙人林霆对此予以否认:“我们没有独立,还是青云旗下的人民币基金,人民币基金的品牌本来就叫义云,投资决策机制也没有变,叶总还是义云投委会成员。”

  然而,2014年6月,林霆出席“2014(第十六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时,是以“义云清洁技术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身份;在此之前,林霆的公开职位一直是“青云创投董事总经理”。

  据悉,林霆加入青云创投时,原本在美元基金团队;在2011年前后,青云创投第二期人民币基金募集成功后,林霆才加入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团队。此前,林霆在新浪微博的实名,一年前或更早时候改名为“义云堂”,随后他写了非常多关于投资的段子,在PE界颇受追捧。

  “青云分家”一事,也得到另一家PE基金人士的确认:“我之前看一个项目,发现青云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团队都在看,我找人问了一下,才知道青云的这两个团队从去年末就分家了。”

  程晨告诉记者,叶东一直在义云二期人民币基金的投委会里;目前义云二期人民币只剩下一点钱没有投资完,所以虽然人民币基金独立出来,但叶东还在投委会里。但叶东一向不太管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决策。

  青云创投成立于2001年,前后有四期美元基金,第一期美元基金规模为1500万美元;第二期美元基金约为7000万-8000万美元;第三期美元基金的规模为2.3亿-2.5亿美元;第四期基金于PE业最火热的2011年上半年募集,规模为2.9亿美元。

  相比之下,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规模稍小:其一期和二期人民币基金分别成立于2009年和2011年,规模都在约5亿元左右。

  青云美元基金并无知名退出项目。人民币基金投资的迪森股份(300335.SZ)已经登陆创业板,拥有饮水机第一品牌的沁园集团,于今年3月被联合利华收购了55%的股权,相当于义云基金得以通过并购退出。

  程晨表示,义云基金的LP和GP是差不多同时希望独立,“如果没有LP的支持,我们怎么从基金到项目都可以独立。”

  分家背后:理念之争

  三年前,不少传统的以美元基金为主的VC/PE机构纷纷募集了人民币基金;而一些老牌或新锐以人民币基金为主的VC/PE机构,也纷纷募集

  了小规模的美元基金。这种互相跨界的结果是,助推了“双币基金”的兴起。青云创投也是其中之一,当时叶东认为,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的差别堪比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且这一区别,从投资时就开始凸显:“美元基金的投资,法律和财务可控的手段特别多,不光是对赌回购,不光是可转债,还有几十种方法,还有期权、优先投票权、被动牵引权和共同出售权等等。上述只是约定俗成的做法,理论上,只要你想得到的方法,都可以用财务手段去做。”

  “但在做人民币基金时,法律规定只有一个类型的股票,你谈这些没有用。而且上市前,你还需要把你签好的很多办法拿掉。你没有那么多财务手段可以控制,不能通过那么多的法律和条款去控制。所以你只能通过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来把握和他相互沟通的渠道,和对他的认知。”

  而从青云美元基金团队转投人民币基金团队的林霆也指出:“青云的美元基金团队和人民币基金团队是完全分开的,用两个团队分别完成两个币种的投资,其最大原因还是人民币投资和美元投资的差异非常大,从项目来源、评估体系、估值体系、交易与执行的系统,一直到最后退出市场的体系都不一样。”

  而程晨对青云美元基金团队和人民币基金团队风格的差异,颇为感同身受:“两个团队都投早期项目,并不是说人民币基金就只投pre-IPO项目。但两方对什么是好项目、从哪里找到这样的项目、怎么把这样的项目做好,多少有不同的理解。”而双方最大的分歧在于,对“人”、对团队的判断不同:“美元基金在高尔夫球场,五星级酒店认识创业者,而我们不认为这样的人,在中国能创业成功。”

  换言之,程晨认为美元基金投资的很多企业和其创业者,对“清洁技术”理念的追求非常极致;而人民币基金团队则认为,这些项目可能不接地气,做不出成功的商业模式。

  此外,双方在清洁技术的产业链布局上亦有分歧。清洁技术涵盖行业非常广泛,不同细分行业之间千差万别。程晨指出:“清洁能源和环保本身是完全不同的投资,美元基金可能投了多利农庄这样的有机农业项目,转身去投一个垃圾处理公司;这两个毫无关联性,就跟你投了一个TMT项目再去一个传统消费企业的差别一样大,前者的经验也不能用于后者。美元基金希望赌对每一个细分行业,这也没有错。”

  程晨坦陈:“我们和青云美元基金团队的不同,只是理念不同,现在很难说谁对谁错。我们人民币基金的做法是希望把细分产业链的价值做出来。比如投了一个垃圾处理的项目,再顺着这个产业链找相关的项目。这样之前积累的人脉和经验都有效。”

  一位专门负责清洁技术投资的基金合伙人直言:“青云美元基金走的是高大上路线,在清洁技术理念方面非常成功,但不够接地气,所以业绩不是太好。”他指出:“很多双币基金在将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做出隔断,无论是战略还是人员都区隔开来,因为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从战略到路径,到LP(出资人)的期待都不一样。”

  但这位合伙人分析,青云创投走到分家这一步,跟清洁技术在中国境内外受追捧程度不一有关:“在美国,节能环保领域不再是投资热点。前段时间,有外媒报道批评奥巴马推出的通过节能环保和新能源产业来拉动就业率的策略。而中国处于特殊阶段,清洁技术持续有热点,从光伏到LED,从环保新能源到锂电池、锂材料,所以很多人民币基金都会把清洁技术作为其投资方向之一。”

  换言之,在这位基金合伙人看来,青云创投的双币基金的独立运行,既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运作方式不同的原因,但更与行业趋势有关:人民币基金投资于清洁技术企业时,对企业的发展前景有更好的期待。


 

相关热词搜索: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参与评论

聚焦热门